加拿大政党“打架”殃及留学生:考虑限制留学生数量

风景优美的加拿大,一向是很多人留学、工作的目的地。但今年以来,随着主要城市房价大涨,交通、医疗等成本提高,加拿大似乎不再宜居。该国反对党也借此机会,猛烈抨击特鲁多政府。

将房价问题归咎于短期留学的外国学生,这一思路在加拿大引发巨大的争议。在地广人稀的加拿大,外来移民占比一向较高,而且是补充当地劳动力的重要来源。但近几年,持续大规模的人口流入,让当地保守势力感到不满。在一些大城市,也出现了生活成本快速上升的烦恼。

加拿大新任住房部长肖恩弗雷泽在当地时间8月21日对外表示,由于住房成本上涨,加拿大政府正在考虑限制近年来激增的外国留学生数量。弗雷泽在上个月刚刚接管住房部门,此前他曾担任移民部长。媒体推测他的执政思路,和其在移民管理部门的经历有密切关系。

官方数据显示,2022年有超过80万名在加拿大的外国学生持有有效签证,而在2012年这一数字仅为27.5万。也就是说,留学生数量10年间增加了几倍。由于获得工作签证相对容易,且教育、医疗等条件不错,加拿大是国际留学生的热门目的地。

弗雷泽称,留学生人数急剧增长给加拿大住房市场带来明显压力。当被记者问到是否会对外国留学生人数设定硬性上限时,弗雷泽说,“我认为这是我们应该考虑的选项之一。”不过他补充道,加拿大政府尚未作出最终决定。“我们有一系列计划管理留学生这类短期移民,但我们没准备好留学生人数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实现如此爆炸性的增长,计划在现实面前没有起到作用。”

据统计,自从今年加拿大央行表态加息控制通胀以来,该国主要城市平均房价3个月内上涨了17%。房价上升加上更高的利率,使加拿大人买房变得更加艰难。这一点也被反对党抓住大做文章。

加拿大保守党(属于在野反对派)普瓦利耶夫上个月发文称,“特鲁多曾经承诺让住房更加可负担。他执政已经8年了,现在住房成本在他治下翻了一番。”

特鲁多上周与加拿大各城市首脑会面时表示,一项“长期基础设施”计划将于今年秋天公布。“我今天可以告诉你们,这笔资金将与住房有非常直接的联系。”

加拿大一调查公司首席执行官达雷尔布里克表示,住房成本成为加拿大人最关心的话题,尤其是在选票众多的大多伦多地区,住房供应成为迫在眉睫的难题。

布里克认为,“那些可能投票给保守党的人,都是渴望努力成为中产阶级的奋斗者,这些人时常感到被剥夺了买房的梦想。房地产价格高、利率上涨和住房供应量不足都是问题所在。”据该公司调查显示,虽然距离2025年大选还为时尚早,但保守党抓住房价问题持续进攻取得了效果,目前在民调中领先特鲁多所在的自由党。

此外,加拿大政府从今年1月1日起正式放宽对外国买家的购房限制,引发民间不满。在新规之下,对于持加拿大工作签证的外国人买房几乎没有任何限制,视同本国国民。而满足特定条件的留学生(比如过去5年大部分时间在加拿大生活)也可购买50万加元(约合人民币270万元)以内的房屋。

加拿大目前常住人口约为4000万,预计在2025年大选之前还将迎来超过50万名新增永久居民。在特鲁多任内,加拿大累计引进了约250万名移民。

加拿大统计局称,去年加拿大人口增长速度是1957年以来最快的一年,使其成为世界上人口增长最快的20个国家之一。人口增加部分抵消了老龄化对医疗费用成本的影响。

加拿大政府一发言人曾表示:“选择移居加拿大的人们,每天都在增强我们的社区和经济。大多数移民将为加拿大经济繁荣作出贡献,并帮助我们解决劳动力短缺问题。”但最近,一些加拿大经济学家开始表达不同的看法。他们认为,虽然移民总体来说会给经济带来正向影响,但在当下高通胀背景下,移民涌入加剧了加拿大经济过热的现象。

加拿大央行行长蒂夫麦克莱姆就表示,移民既增加了供给,又增加了需求。但从总体效果上看,移民涌入不利于加拿大央行为经济降温所做的努力。麦克莱姆认为,虽然移民有助于缓解劳动力短缺,但他们也增加了消费支出和住房需求,并且使得城市中住房、医院等公品供不应求。

加拿大安格斯里德研究所报告称,目前在加拿大公费医疗体系中,有五分之一的人没有被分配到家庭医生,医疗资源开始变得紧张。数据分析公司Inrix称,2022年加拿大最大城市多伦多的司机平均全年在交通拥堵中浪费118个小时,这个数字比上年增长60%,在整个北美地区排名第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