映象新闻

缅甸,一个有着丰富自然和人文资源的国家,是东南门旅游目的地之一。如今,频频出现的缅北“”“”等新闻,不仅给当地旅游业蒙上一层阴影,也让“缅北电诈”等词条屡次登上热搜。

不过,在缅甸仰光生活的中国人向红星新闻记者表示,这些事情只集中在缅甸一些特定地区,并不代表整个缅甸。据四川省公安厅反电信网络中心负责运营的微信公众号“熊猫反诈”介绍,缅北集团大多集中在缅甸东北角,主要包括缅北果敢、佤邦、小勐拉、大其力,这些地区所处位置正是“金三角”地区。

8月22日,中国驻缅甸大使馆发布消息称,中国、泰国、老挝3国驻缅甸大使举行3方会晤,协调打击赌诈问题。

在采访中,在缅甸的华人不否认当地部分地区确实存在“电影《孤注一掷》里演的那些事”。一名在当地生活的中国人说:“现在国内反诈宣传很到位,那些以前做电信的人,已经不好做了。现在那些园区开始以高薪为诱饵引人过去,然后控制起来,让家属拿钱赎人。”他们还提到,在外国的中国留学生现在成了的新目标,而新兴的电话也针对“新目标”有了新要求“现在他们会让外语非常好的人来打电话,针对留学生进行。”

在缅甸生活近10年、目前在缅甸经商的中国人A先生,对缅北电诈情况有一定了解。A先生告诉红星新闻记者,“现在流行的是以高薪诱骗,等人到了以后,再限制人身自由,让家属拿钱赎人。”此外,他还提到,在外国的中国留学生现在成了的新目标,“因为留学生在国外生活,对于国内讯息掌握不一定及时,所以他们对于电话的警惕性可能没有那么高。”

A先生还提到,针对目标人群的改变,从事电信的人员也变了“过去我们对电诈人员的印象,可能是在电话里听对方说着一口不标准的普通话,但现他们会找外语非常流利、文化知识水平较高的人员来从事电诈。”A先生说,“你想一下,一个在海外的留学生,接到电话,对方一口流利的英语和标准的普通话,是不是更具有欺骗性?”

一位长期从事反电诈、境外劝返解救的,在接受红星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近年来陷入电诈园区的人,“绝大部分是自愿过去的,回来就讲自己被骗。”

红星新闻记者此前卧底在百度贴吧“出国吧”时,发现贴吧里存在“大量希望被带出国发财的求职者。这其中,有一部分明知电诈园区的风险,依然抱着侥幸或功利心理渴盼出国捞金的人”。

A先生向红星新闻记者表达了同样的观点:“不排除有些人抱着干票大的挣大钱想法自愿去缅北,只是他们可能不知道去了那边完不成业绩要挨打。回来后为了逃避法律制裁,便说自己是被骗过去的。”

在仰光一家知名全球连锁酒店担任高管的B女士也持同样的观点:“大部分宣称自己被骗去缅北的人,其实是自愿的。”

A先生说,目前中国警方对赴缅人群的安全宣讲和检查都很严格和全面。他向红星新闻记者讲述了自己去年从国内飞赴缅甸的过程:所在社区在得知自己将飞赴缅甸,就打电话来进行安全宣讲以及核查。在去往缅甸的飞机起飞之前,还有进行3次排查,“只要是从合法渠道入境缅甸的人,经过这么严格细致的排查,怎么会不知道自己到底去干什么?”

B女士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其酒店前不久接待了一名来自中国福建的客人,他前往缅甸解救自己的发小,“他也见到了发小,可实际情况是,他发小在国内输掉全部钱之后,到了园区,结果他在里面又沉迷于吸毒还继续。”她回忆说,“最后这个发小并不愿意回去,这位客人只能独自回国。”

在仰光一家知名全球连锁酒店担任高管的B女士告诉红星新闻记者,自己2019年从中国来到缅甸,一直在该酒店从事高层管理工作。

B女士回忆,这家酒店2019年1月开业,“一开业就迎来开门红。一般酒店开业都会有一段时间的爬坡期,可是我们一开业入住率就达到了6成,这是一个很高的数据。”她表示,那时候其所在酒店对旅行社协议价是90美元一晚,对散客收费是120美元一晚,但目前的价格几近“腰斩”,“现在是缅甸旅游淡季,生意最好的酒店入住率也只能达到4成。我们预估等到旺季,这一数据也不会提高太多。”

B女士告诉红星新闻记者,此前酒店需要招聘一位管理人员,经过行业内推,她与一位适合人选进行了多次沟通,也应对方要求,拍摄了许多酒店的环境,还进行了视频通话,“这位同行考虑了很久,我很明白对方的顾虑,但最终打消了对方的顾虑,才将其招来。”

说到人员招聘,B女士表示很头疼。目前其酒店的中餐厅需要一位中餐大厨,“但数月下来,我们已经面试10多位大厨,却始终无人前来,这在以前是不会发生的。”

近日,网友胡先生在某社交平台发帖吐槽,称自己用相机拍摄的深圳天文台照片被不明身份者盗图,将画面中的自己P掉后参加了深圳某手机摄影大赛,最终还拿到了一等奖!对此,胡先生感到非常离谱和愤怒,他向该摄影比赛主办方提出了,并要求对方赔偿。

近年来,受政局动荡、电信影响,缅甸旅游业遭遇寒冬。包括中国在内的多个国家也对缅甸旅游发布风险提示。

张艺谋执导电影《坚如磐石》今(22)日发布导演“较真”特辑,官方微博配文:“用最朴素的面孔迎接角色。用最诚恳的态度守候观众。四年打磨,导演真的‘较真’了。” “我们的电影是个什么电影?是阳光下的罪恶。(只要)剧本扎实,人物结实,形式就敢做

日前,缅甸商务部长昂乃乌在接受采访时称,缅北电诈问题并没有媒体报道的那么严重,“国际中包含很多虚假新闻,只有真的来了缅甸才能知道”。昂乃乌称,虽然缅北部分地区还存在武装冲突但总体上安全稳定,人员流动正常。

泰国警方统计,每年大概有7万名华人从泰国被贩卖到了缅甸的妙瓦底镇,相当于平均每天有将近两百人被卖过去,而这还仅仅是泰国官方公布的数据。 早在今年三月,泰国的南方政府又发出了一则通告,呼吁不要大家去泰国的湄索地区去旅游。而泰国的湄索和缅甸

2023年7月23日晚,代秋再次收到儿子王楷的求救信息:“妈妈,我快要死在这边(缅北,记者注)了。”与王楷一起的,还有李次南、刘仁松、吕化——他们4个都是未成年人,也是来自广西玉林市某县的老乡。据他们的家人介绍,这四个孩子在今年5月中旬被同

8月21日(发布时间),日喀则。达曼人曾在中尼边境流浪上百年,不是中国人也不是尼泊尔人,“不能就医不能上学,房子破旧,外面下大雨,里面下小雨”。2003年,经国务院批准,达曼人正式加入中国国籍。中国政府为达曼村修建了49栋房子,至如今已

“订婚宴上给了女方10万彩礼,立字据结婚一年后婚房房产证上加上女方名字。第二天婚房里他们发生了关系,准丈母娘找我儿子谈论并录音,要求必须加名并补上剩下10万彩礼。结果因未及时办到,到了第4天女方报了案。”8月18日,山西大同阳高县的甄女士告诉华商报大风新闻记者,她27岁的儿子已被拘105天,案件由检察院起诉到法院,下周将开庭审理。

按计划,日美澳将实施舰载机相互从甲板起降的训练。菲律宾则不会参加此次训练,据称是因其他舰船的舰载机太大,使菲舰甲板无法接纳更多军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