闫傲霜:秋菊傲霜志热血忠诚心

不论在什么岗位、只有永远把个人的成长与祖国的需要联系在一起,对祖国、对人民无限忠诚,才能不负重托

闫傲霜,1963年8月生于北京,研究员,博士生导师。致公党中央、致公党北京市委副主委、北京市科学技术委员会主任。第十届、十一届、十二届全国代表 , 享受政府特殊津贴。1985年毕业于北京大学物理系;1988年,北京师范大学低能核物理研究所硕士毕业;1995年英国曼彻斯特大学药学系辐射技术专业博士研究生毕业, 曾任北京市科学技术研究院副院长、北京市丰台区人民政府副区长、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政府副区长。

闫傲霜长期从事辐射技术的研究与推广应用工作,发表近20篇具有较高学术水平的论文,并取得多项成果。先后主持和参加了国家重大军工项目4项,获得国防科工委嘉奖。1999年应邀成为第十一届国际辐照加工大会海外主席、安全与法规分会场大会主席,是该系列会议二十几年来最年轻也是唯一的一个女主席;曾荣获全国留学回国人员成就奖、北京市科学技术二等奖。

像她的名字一样,坚强是她骨子里的性格,同时她也很热情开朗,说话的时候带着微笑,谈吐中蕴含着女性独有的缜密,充满了睿智和修养,是典型的内刚外柔。

“出生三个月后,爸爸才给我取好名字。他一直以为会是个男孩,所以取好了男孩的名和字。秋菊傲霜,父亲说他不喜欢女孩子太娇气,希望我坚强些。”而学历史的父亲原来取好的字:志鹏,意为鲲鹏之志。这个字虽不为外人熟知,但在出国留学期间,闫傲霜却用“志鹏”作笔名,为《神州学人》等国内报刊撰写了大量的文学随笔作品。

上大学时,闫傲霜的父母希望她学习计算机专业,因为那将是未来最有前途的专业之一。但闫傲霜坚定地选择了自己最感兴趣的物理专业,她的梦想是成为中国的“居里夫人”。闫傲霜如愿考入了北京大学物理系,毕业后继续攻读北京师范大学低能核物理专业研究生。1992年,闫傲霜赴英国曼彻斯特大学药学系攻读博士学位。

留英期间,闫傲霜的爱人曾两次申请到英国探望她,但都被拒签了。因为当时英国移民法有个古怪的规定:如果男方在英国读书,女方要来陪读,来多久都不加限制;而如果女方在英国读书,男方只能探亲,且极易被怀疑有不归倾向。面对这种歧视性的法律,闫傲霜思索再三,最终决定:起诉签证官。

案件在英国开庭,闫傲霜作为她爱人的代理人,闫傲霜导师的儿子作为律师,英国移民局派出一名官员作为签证官的代理人,连同法官共四人。在法庭上,闫傲霜质疑这个号称“尊重女性、女王至上”的国家竟然制定了如此男女不平等的移民法。这起官司耗时一年半,其中甘苦自不必多说。最终,闫傲霜赢了这场国际官司。

1994年4月,她的爱人来到英国。让她没有想到的是:5个月之后,英国的移民法修改了,在留学生陪读的问题上,实现了男女平等。很多朋友都说是因为她赢了这场国际官司才迫使英国修改法律,但闫傲霜谦虚地说:“不能说英国的移民法修改是我个人的贡献,但我的诉讼一定对它的修改有推动。”

1995年1月4日,闫傲霜顺利地通过博士论文答辩,结束了两年零九个月的留学生活。1月6日,她同爱人一起告别曼彻斯特,登机回国。

“答辩完就回国,其实也是赌口气,当时的居留证还有3个月才到期呢! ”闫傲霜说,“我就是要告诉他们,我不是为移民才来英国的。”

让闫傲霜没想到的是,她的这场官司竟然在国内也产生了持久的影响。回国多年后,她到外地参加一个科技展,一个展位的工作人员一眼就认出了她,说知道她打官司的故事。还有一次,她到北京归国人员创业基地调研,很多年轻的海归们说,她的这场官司,为他们争取到些许平等待遇。

1994年,美国、加拿大医药管理部门从中国进口的棉质医疗用品中发现一种因其独特的耐火性而被命名为“火丝菌”的霉菌。这种细菌对常规的灭菌方法,特别是环氧乙烷灭菌的抗性很强,数亿美元的产品被收回销毁,行业十分震惊,紧急研究对策。

当时闫傲霜正在英国攻读博士学位,十分关注此事。1994年9月,在土耳其召开的国际辐射加工大会上,有人提问如何解决这一难题时,一位国际知名的加拿大专家说:“为什么非要从中国进口棉花呢?”

“这句话深深刺痛了我的心,从那一刻起我便下决心回国,早日攻克这个难关!导师也鼓励我说,原棉产地在中国,问题似乎出在中国,因此这个问题应该由我来解决。”

1995年3月,博士毕业刚刚回国的闫傲霜便以“火丝菌的辐射抗力及受其污染的棉制医疗用品灭菌工艺研究”为题,申报了北京市“科技新星”计划。经过层层筛选,闫傲霜顺利入选并获得了17万元的科研经费支持。

尽管对国内科研条件差有一定的思想准备,但面对单位简陋的工作条件,闫傲霜不得不重新调整工作安排:从建实验室开始!她和助手从购置烧杯到改造实验台,白手起家建立起简单实用的实验室。经费不足、实验条件艰苦,都丝毫不能动摇她的追求,她们紧缩每一项开支,到处求人帮助,无偿为企业提供技术指导以换取实验用的样品……

通过大量的调研检测,闫傲霜用实验数据证实:火丝菌的污染源不是生产过程而是在原棉产地,并推测出不论原棉产地是否在中国,都可能有火丝菌的污染问题。一年后这个推测得到国外专家的证实,减少了国际上对中国棉质医疗用品的歧视。随着研究的深入进行,新的难题不断出现,有时科研会陷入僵局。一次又一次的实验,查资料,找专家,苦苦寻觅着……经过艰苦的探索、大量的实验、反复的对比,闫傲霜和她的团队终于成功地建立起了一整套经实验证明准确性高、重复性好、便于操作的测试方法,成功地在国际上第一个发表了完整的火丝菌辐射抗力测量结果,并证实火丝菌污染问题可以通过正常辐射灭菌方法解决。这一研究成果不仅保证了中国原棉以及棉质医疗用品的顺利出口,同时发表的论文被国际标准组织作为修改国际标准时的参考文献,产生了良好的国际影响,创造了巨大的经济效益,更为国家和民族赢得了荣誉。2002年,闫傲霜的这项科技成果被评为北京市科技二等奖。

“我本来申报的是三等奖,专家们却评为二等奖,惊喜之余我被深深感动,也颇感欣慰。总算为国家争了口气。”

“导师对我恩重如山,我一直很尊敬并崇拜我的导师,并以曾是他的学生感到自豪,而今天,我的导师却以有我这样的学生而骄傲。我对导师无以为报,能让导师感到骄傲可能是我对导师惟一的报答方式。”

闫傲霜说:“我特别要感谢在英国曼彻斯特大学攻读博士学位时的导师。记得刚到英国时,导师没有马上让我投入实验,只给我开了一个很长的论文名录。我前8个月都是在读论文。然后,他又选出十多篇最经典的,已经成为原理和形成了某项国际标准的试验论文,亲自带着我一篇一篇地读。他引导我用批评的眼光来看这些最经典的文章,不断地启发我:你怎么看?这些论据可靠吗?还有更好的方法吗?他教会我在学术问题上敢于质疑,而绝不是盲目地赞同或否定,要在完全理解的基础上提出更为确切的论据。我的博士研究工作就是从最权威的论文中发现问题,提出质疑,利用新的实验方法解决技术上的偏差。”

在英国留学时,闫傲霜曾参与了医疗用品辐射灭菌国际标准的制定。回国前除了继续科研工作,闫傲霜的第一个心愿就是,早一天把国际标准引入国内,让我国的辐射灭菌尽快与国际接轨。几经周折,闫傲霜找到了主管部门国家质量技术监督局和下属的全国消毒技术与设备标准化委员会,毛遂自荐之后,受到了委员会的热情欢迎,当即被吸收参加辐射灭菌国际标准的迻译。

“经我修改的那份翻译资料,委员会竟然全部接受了,并决定由我主持国家标准的制定。”1999年,年仅36岁、职称还是副研究员的闫傲霜被国家技术监督局聘为该委员会的副主任委员。“政府部门和老一辈专家能够对我这样一位素不相识的留学生如此信任,让我感动不已。”闫傲霜说。通过大量的工作,2000年底,新的医疗用品辐射灭菌国家标准正式发布了。

回国时,闫傲霜还有一个心愿:希望经过五到十年的努力,能代表国家去参加国际标准组织——医疗用品灭菌工作委员会(ISO/TC198)的工作。ISO/TC198成立于1990年,中国是其中有投票资格的完全成员国,过去从未派代表出席过该委员会的任何会议,中国在消毒灭菌标准方面的要求和水平不能有效表达。1997年,国家质量技术监督局决定派闫傲霜作为中国专家代表,参加在斯德哥尔摩召开的ISO/TC198年会。当时与会的各国专家对第一位中国代表的到来,表示了非常热情的欢迎。

“我在会议上发表了中国在医疗用品灭菌标准方面的观点与意见,得到了大家的称赞。这次会议上,我见到了代表英国参加会议的导师,他说能见到我代表中国参加会议非常高兴,并为我感到骄傲。回国后,导师又专门从英国发来一封信,再次表示他的骄傲之情。”

1999年,闫傲霜又应邀作为海外主席参加了在澳大利亚举行的国际辐射加工大会,成为该系列会议二十几年来最年轻,也是唯一的一位女性主席。

“作为中国专家参加行业中最高水平的国际学术会议,为祖国赢得荣誉,是我人生的骄傲和自豪。那个时刻,我感到经历的一切坎坷都使成功变得更加幸福。”

2001年11月22日,在严格的笔试、面试和工作考察之后,闫傲霜接到了北京市长签发的北京市科学技术研究院副院长的任命书。任北京市科学技术研究院副院长期间,闫傲霜作为项目负责人主持投资规模达6亿元的北科现代制造技术产业园的建设工作,提出并组织申报市科委重大科技项目“北科现代制造技术产业园技术支持体系建设”,为推动科技与经济的结合交上了满意答卷。

2003年底,闫傲霜被任命为北京市丰台区政府副区长。从领导科研项目转向从政理政,虽然工作的内容和性质变了,可她多年养成的科学严谨、求真务实的思维模式没有变。留学和科研的经历赋予了闫傲霜坦诚相见、注重实效的行事风格。同年,闫傲霜当选为第十届全国代表。此后,闫傲霜又相继担任了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政府副区长、北京市科学技术委员会主任和第十一届、第十二届全国代表。2010年2月,闫傲霜加入中国致公党,推动北京市与科技部、致公党中央共同建设北京国家现代农业科技城。她提出充分利用首都资源以现代服务业引领现代农业、促进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的理念。2012年6月,闫傲霜当选为致公党北京市委副主委。从科学家到政府官员、代表、党派领导,闫傲霜肩上的担子更重了。

任丰台区副区长期间,闫傲霜推动创建“药品放心区”,倡导计划生育优质服务“共筑爱巢”活动,并创造出以责任医生团队主动上门为特点的“片儿医”服务模式,受到百姓广泛欢迎,创造的多项工作经验在全国推广。在任西城区副区长后,她出色地组织完成了2008年西城区奥运场馆运行、文化活动、宗教场所开放等重要保障工作。任市科委主任以来,坚持以体制机制创新推动科技创新,提出北京科技工作的“三个转变”即:从北京科技向首都科技转变、从单个产品攻关向支撑全产业链转变、从关注项目向关注人才团队与项目结合转变;同步推进技术创新、商业模式创新和政策创新,探索出具有首都特色的科技资源开放共享和促进科技成果转化“北京模式”;全力推动中关村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建设,国务院已将中关村先行先试一系列政策在全国其他地区推广,为国家层面创新驱动发展积累了成功经验;作为市长指定联系人,全力做好申报“设计之都”的组织工作,2012年5月7日,北京正式成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创意城市网络“设计之都”;2013年成功举办创意城市北京峰会,获得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总干事伊琳娜?博科娃女士的高度评价。2014年,提出了北京建设全国科技创新中心要担当好科技创新引领者、高端经济增长极、创新创业首选地、文化创新先行区和生态建设示范城的“五种责任”的工作理念;组织制定并报请市政府发布实施《北京技术创新行动计划(2014-2017年)》;推动北京市与科技部、环保部联合实施“首都蓝天行动”;提出以京津冀协同创新推动协同发展的建议……

作为学者出身的政府官员,闫傲霜把勤于思考的研究精神与政府工作很好地结合起来。2012年以来,撰写了《改革创新需要勇气和智慧》、《协同创新,政府要主动作为》、《中关村是一种文化》等23篇文章,分别署名发表在《人民日报》、《北京日报》等报刊上。这些文章既是她理论学习成果的深化,又是结合北京科技创新实际形成的战略思考和工作成果,更成为她和社会各界交流认识、理解科技创新,凝聚共识的途径。作为全国代表,她认线余项。

“十几年的从政经历让我深知手中的权力是党和人民给的,肩上的责任是国家事业赋予的,对人民的深情是工作生活中培养产生的。不论在什么岗位、从事哪项工作,只有永远把个人的成长与祖国的需要联系在一起,对祖国、对人民满腔热血、无限忠诚,才能不负重托。”闫傲霜说,“只有胸怀人民,才能正确对待官位。如果不能在官位上为人民做出应有的贡献,那就是对社会资源的一种浪费。为官一任时间有长有短,但工作结果对百姓利益的影响可能是永远的。作为政府官员,真的要为百姓想得多一些,细一些,感情投入重一些。只有将百姓的疾苦放在心上,才能在思想深处真正树立执政为民的理念,才能真诚坦然地面对难题,敢于处理矛盾,敢于担当责任,才能解放思想,实事求是,创造性地把政策落实到基层工作中,让百姓感受到党的好政策给人民生活带来的实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