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下的“国内留学” :留学生2020的大学生活写照

今年,无论留学地是哪个国家、哪所高校,大家几乎都成了校友——“Zoom University”校友。

教育部今年3月公布的统计数据显示,目前中国海外留学人员总数约为160万人。但新冠疫情在全球爆发以来,很多人选择回到了国内。

随后,美国、英国、澳大利亚等各国多所高校陆续宣布,2020年秋季学期,教学与考试将改为全部线上,或者采取线上与线下相结合的方式进行。

一群正在上网课的年轻人,因疫情而无法出国的中国留学生,他们原本并不相识,却因共同的命运走到了一起。

多伦多大学工业工程系的头两年都是基础大课。数学、物理、化学、编程都要学,一周的课表几乎没有留白,作业量也很大。

深秋,天气很凉,18岁的留学生小杰醒了过来,从被窝爬起来还打了个哆嗦。披件衣服,简单洗漱,他给睡眼惺忪的自己泡上一杯热咖啡,坐到书桌前,准备上课。

2时到4时,写作直播课;4时到6时,物理直播习题课;6时到10时,回笼觉;10时到11时,数学直播习题课,课堂测试……

例如星期天:完成《力学》的任务(3小时,重要性A级);准备《化学与材料》期中考试(2小时,重要性B级);完成线小时,重要性C级);复习和练习编程(1.5小时,重要性B级)。

除了每周二的线上小组讨论要持续到周三凌晨一两点,其他课尽量回看和自学,每周7天每天学习至少7、8个小时。

“如果我选择了Gap Year(间隔年),那这一年我完全是一个独立的状态了,那我需要自己去做很多决定,我自己需要对我自己承担更多的责任,那会去担心说我有没有这个能力,就是突然在我高中结束的这个阶段,就去完全地安排我自己一年的这样一个生活。”

2019年12月,博瀚收到了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化学专业的录取通知,本来他应该在今年9月飞抵美国,开始自己的留学生活,但因为疫情,一切都改变了。

为此,也有同学冒着被感染的风险,入境第三方国家申请签证。但双边隔离及等待面签,至少需要花费一个月甚至更久的时间。对博瀚来说,这是他不想付出的代价。

“我其实还是挺看中大学第一年的,我觉得这第一年最好还是能够去跟校园多接触,然后去多参加一些学校社团活动,然后多去交朋友。也比较巧的是,跟我家长的想法是不谋而合的,他们也挺希望我休学的。”

为了更好地准备和适应开学后的生活,在家里的他准备了一本笔记本,把每天要做的事情都详细地列了出来。

侯博瀚:就比如说昨天的,time managerment(时间管理)是因为我近期需要去重新规划一下我的日程表,因为我又新多了好多事儿。

2020年,对于留学生们都是一个极大的挑战。而美国留学生更是迎来了被称为“史上最难的留学年”。疫情、美国多变的政策、国际形势……无不牵扯着每一个在美或是准备赴美的留学家庭的心。

12月28日 20:00,一起听美国加州某顶尖文理学院在读学姐分享她亲历的美国2020;并有美中国际留学中心副总经理李杨解读分析拜登当选后,美国对华(留学生)政策分析,为2021准留学生提供建议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