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好了你真的要去澳大利亚留学吗?

我本来不想写这篇文章的,因为昆士兰大学留学的那段时间对于我来说已经是过去式了,但看到很多虚假的消息在网上流传,一些不三不四的人散播一下不负责任、毫无逻辑、毫无依据的消息,使我感到非常气愤,来美这段日子,接触到了不同的教育,也有所感触,决定还是写一下文章正本清源。

本文毫不避讳任何缺点,力求实事求是,结论是我劝你慎重考虑澳洲留学,特别是不想扎根在澳洲社会,而是想结交优秀的中国同龄人的。

第一点,澳洲学制非常特殊,是为澳洲特殊国情服务的。师承英制,但内容却偏美制,造成了外壳和内核不符,本科3年本科+1年荣誉学制速成,博士也是四年,学期十分短,课时也短,非常填鸭,特点就是澳洲本科反而适合天才,不适合对所学内容没有兴趣的人,对从零开始学习的人十分不公平,可以看出昆士兰大学直到现在,就读澳高的人,在年级里取得上游成绩的人远大于就读陆高的,很多澳洲人家里就是学阀和知识分子家庭,根本不是学校教出来的。我们经济学院的白澳已经有人去过哈佛读博士了(08 Tom Gole; 09 Aubrey Clark),越南裔也有前往普林斯顿、MIT读博士的(MIT: 16 Anh Nguyen),而华裔据我了解只有前往牛津、剑桥读硕士的(2022年8月更正:经济学院华人也有去加州理工读博的)。我以前对这种学制批评很多,但仔细想来,究其原因,澳洲人口少,而大量的岗位需要自己的年轻人快速顶上。

EJMR论坛上有一篇文章,说“why Australian unis are so volatile,指的就是这种提纲式的教书法。两位澳籍数学菲尔兹奖得主陶哲轩和文卡特什的经历,显示了澳大利亚这种教学的特点,让天才迅速脱颖而出,甚至教授不惜动用个人关系并使用推荐信强推,使他们很早的就进入了更高平台就读(普林斯顿),24岁和26岁双双就成为UCLA和斯坦福正教授。其中陶好像还是刷新了最年轻菲尔兹奖得主和最年轻的正教授的记录。

很多人受媒体影响,喷澳大利亚一无是处,这是不对的,尽管澳大利亚现在工业薄弱,甚至已经关闭了自己的霍顿汽车厂,昆士兰大学所在的昆州,研发能力还是有的,就比如军工,五眼联盟老大美国的洛克希德·马丁,雷神科技,波音均开设工厂,自己的BAE Systems Australia也都在,虽然不成体系,但绝非二三流学生就能在澳洲顶尖大学取得好成绩。很多华人长期混迹华人区,根本对澳洲社会一无所知,盲目自大。澳洲这个地方,因为前些年的宽松移民政策,很多老华人素质极差,一句英语不会说,就跑来了,对澳洲政策、澳洲文化还没有我一个呆了几年的人了解。要在澳洲从事你心目中的高精尖工作,那么澳洲非但不是什么二三流学生的天堂,而是一个非常重视学历的地方,你可以去看看历任澳洲PM,有多少人是毕业于牛剑,再去翻翻澳联储,看看他们chair是哪里毕业的,MIT的经济学PhD,都是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情,天资普通的中国学生,和澳洲精英竞争毫无优势。

一共五六个嘉宾,一人从事外贸工作,剩下的全是房产中介;这其中只有一个能用流畅的英语说完全文,剩下的人,都是自称自己“英语“不好,然后开始使用中文,完全无视台下还有别国人参加。

最令人发笑的是,有一个本科毕业于浙江大学绍兴学院的男子,在演讲台上当着澳洲人的面把人家称为”鬼佬“,一方面要吹嘘自己在澳洲获得的成功,然后说自己不喜欢澳洲,喜欢中国,他决定在澳洲工作几年以后返回中国实现自己的价值,我当即举手提问,”你既然不喜欢澳洲,为什么不一开始就返回中国实现自己的价值呢?“他回答不出。

这个人本身倒是没有什么恶意,但他社交失礼、逻辑混乱可见一斑。我听完也没兴趣再听了,当即退场。

第二点,澳大利亚是一个nanny state,社会福利非常好,换言之就是比较“左”,导致人与人之间的联系比较简单,性格带着孩子的淳朴和野兽的狂野,澳洲劳工阶层性格野蛮,澳洲文化阶层友善但性格不善交际,文化初来乍到会发现和中国文化差的很大,悉尼和墨尔本大学有校友文化但无校园文化,澳大利国立大学有一些校友文化,剩下的澳洲八大只有学术文化,既没有校园文化也没有校友文化,适合内向、心无旁骛、意志坚定的人,不适合外向、喜欢参加校园活动、喜欢与人交流的人,再加上很多澳洲学校因为扩招,很多人无法居住在宿舍,散居在外面的街区,忙于柴米油盐。UoQ的宿舍仅够5%的人居住在学校,而且多为英式社堂,背景浓厚,剩下的人都住外面如Indoorpilly、Wollongaba、Sunnybank、Southbank之类的街区,由于布里斯班市为丘陵地貌,UQ交通非常的不便,东西两条方向出校区,每天花在通勤上的时间就非常多。

综上述两点,假如学识、性格各方面都符合能在澳本取得好成绩,那考上好的美本和英本问题也不大。并非说澳大利亚本科不好,而是这是一个泥沼,除非你对自己十分自信,能吃完资源,不然没有必要来给自己自讨苦吃,澳洲学校普遍考试难度要大于教学难度,而学校里的大神该考满分照样考满分,而且澳洲本科因为中国留学生圈子问题,信息壁垒极其严重,如果你跟错了圈子,只能收获到一堆非常low、无用的信息,除非你满足于平庸的生活。好比你说你超级马里奥打得很好,是啊,今年2022年了,你超级马里奥全通关又如何呢?

和一群只会趾高气昂觉得自己非常的中国学生,觉得自己不学习,就摇身变成了世界前五十学生(而且还是商业排行榜排的),你觉得达特茅斯学院排200名,昆士兰学生真的能比过吗?无非是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而已。一到每年的排名发布季节,就po排名在朋友圈,和一堆虽然叫做同学,实际上就是无用的微信好友,从一个言必有信、乐于助人的人,退化成一个自说自话、自私自利的人。澳洲本科只适合严于律己的人,不适合喜欢跟着大佬一起跑步的人。但问题来了,严于律己、知识体系储备很好的人,非要去澳洲才能成功吗?

我们本届昆士兰经济学院100人左右,中国学生无比冷漠,也不愿意告诉你,和UNSW等澳洲学校一样,如果是网课开摄像头也是不会开的,现场上课也是不会去的,听网课,听了也是不会和你打招呼的。借用边沁形容牛津的一句话:有些人放荡奢靡,有些人抑郁乖僻,大多数人则是毫无生气的。

我直到毕业,很多共读三年的中国学生连名字都不知道,还有的同学,上半程上完课分够了,下半程就表演把你删掉了,工具人现象十分普遍,我直到毕业好友都屈指可数。在澳读了三年的本科,不如我在伦敦夏校一个月结识的朋友多。很多同学大一进去就只会拎着包满大街乱逛吃饭,然后从UQ倒读到QUT,再读回UQ,为了一点鸡毛蒜皮的小事沾沾自喜。而相比之下,我的一个朋友毕业于TOP10美国私立,朋友有难都是忙前忙后去了五六次帮忙,他们的同学有钱的出钱,有力的出力,在澳洲难以想象。而我的同学呢?不可否认有一些非常不错的同学,我刚进大学的时候思维比较局限,喜欢和中国人一起玩,他们只会成天摆脸色给你看。

试想一下,如果你家在布里斯班,有澳洲政府的学费补贴,读这么一个学校自然是不错,正如享受美味的麦当劳,但是如果你远渡重洋,满怀期待,结果发现你的大学就是这么一个样子,是不是令人失望呢?十岁的年纪,逝去的时光,永远不会再回来的。

中国留学生澳本热是近些年来特殊时期的产物,我把它归结为从12还是13年悉尼大学放开高考申请开始(年份未查证,可能有误),直到2019年新冠疫情开始告一段落。澳洲本科确实收了各式各样的人,这些年中,并非和网上某些喷子所说,去澳洲留学的都是非常非常烂的人(有部分回答甚至把澳洲学生描绘成1+1都不会算的白痴,实在是瞎编的太过分了),而实际上在墨尔本、悉尼、新南、澳国立、昆士兰这些地方的其中主力,恰恰是中国重点中学的高考失意者,没错,确实是失意者,但注意定语,是重点中学高考失意者,这些人学校一点也不差,比起二三流高中还是绰绰有余的,我就见到过杭州学军中学、青岛市第二中学、南京金陵中学、成都七中、执信中学、南师附中、广东省实验中学、华南师大附中等等学校的学生。因为学费、准备时间等各方面的考虑选择了澳洲念书。

然后就是一些不三不四的人,家里有俩小钱,就给送过来了。这些人初看觉得还挺正常,你和他们长时间接触以后才会觉得他们性格扭曲到恐怖,典型的威权人格,自视甚高,而真正的好学校里,很多人都拿自己开玩笑。他们到了澳洲,只学到了澳洲人的粗野,却没有学到澳洲人的纯真。

澳洲学校根本就没有提高人,不过是种什么样的因,结什么样的果,活跃在各条战线上的华人学生,你去问问他们的高中,基本都是毕业于好学校,是“偶然”考不好才来的,而本来不太行的人,澳洲学校也没有让他们改头换面。很多中国人喜欢以学习论英雄,然而事实并不仅如此,这个人原生家庭和成长环境带给他的的品德、修养非常重要,甚至比学习成绩更重要,因为学习成绩不好每个人都能意识到,然而很多人修养极差却不自知。

而其中的谬论就是,澳洲招收的这些学生,需要用更好的教学方法帮助他们提高,但实际上以悉尼大学为首的澳洲大学却是以高难度、一股脑瞎教著称,这本身对个人能力要求十分的高,根本不适用于那些学生,也包括我。我记得前年据墨尔本大学(这个学校特别有意思,每年在Alevel上收了一堆低分,却又在IB等体系收割高分,让学校极端割裂)的报告,一门基础的python课因为澳式,挂科及其严重,这在澳大利亚屡见不鲜,没有学会走路,就想开飞机。

和英校比,英校招生规模普遍小,学生分散在各校,普遍是5w vs 1w,也就是说一个英校里,同学更具有同质化,排名前列的英校(如帝国理工学院),里面的大一学生确实生涯规划、知识储备方面,要强于澳洲悉尼、墨尔本学生,而澳洲大学里面则是三教九流各类人等齐全,有非常厉害的,也有非常差的,方差特别的大,但因为日不落帝国衰落,和撒切尔市场化改革的原因,三四流英校根本不如澳洲八大了,和澳大利亚学校一模一样甚至变本加厉的问题。

和美校相比,美校强大的资源和校园精神令我印象深刻,我现在就读的top50美国公校,占地面积要远大于昆士兰大学,同学们多半居住在大学城里、实验室规模宏大、底蕴深厚。本科生之间联系也比较紧密,互相之间很多人都认识,有的人也非常有想法,从高中开始就进行职业规划,大一开始已经一骑绝尘跑出去很远了,而且多是集群战斗,这些学校很多从大清庚子年开始,就接收了很多代中国学生,已经是桃李满天下了。

而相比之下,昆士兰大学就只像师徒几人轮番上阵的手工作坊和私塾,有的老师确实很过人,却只是像一个伪装成大学的研究机构。

这也确确实实影响了同学的发展,昆士兰是个荒芜州,诞生了阿桑奇这样的神奇人物,但却如泥沼一般,方圆千里没有第二所知名学府的孤独感,笼罩着全昆士兰,使得昆士兰大学的很多学生处于极端自负和极端自卑之间,昆士兰并没有教会我什么东西,而是原封不动地使我看清了我自己和身边的人,以一个五十强大学的标准来看(有人或许认为我说昆士兰大学是五十强是夸耀,并非如此,你说要是和国内普通的211比,那确实可能依靠底蕴和体系还占上风,但正是以这样的一个标准来看,昆士兰大学才显得滑稽和令人失望),昆士兰大学好学生内向、纠结拧巴,昆士兰的差学生粗野狂妄,内心得不到成长,每年200-300天的大晴天,阳光照耀的人醉醺醺的,我不是一个缺乏勇气的人,但却是一个害怕孤独的人,到了昆士兰以后过了一阶段便得上了强迫症,长期和疾病作斗争,只是最后一年本科好好学习了一年,潦草申请了一个硕士。

可能生在一个二线城市的我,从小就并不能像很多人一样吃到真正的资源吧,昆士兰大学是我见到的第一个高等学府,和我梦想的高等学府一样,和我大一一起上课的是全昆州最优秀的议员、律师的孩子们,口才好、才思敏捷,但等我参观过剑桥大学、哈佛大学这样的名校以后,我才知道其中差距。

我的结论是,随着大潮退去,你可以慎重考虑来澳留学,这里的“社会文化”容易让人水土不服,而且这几年人们的经济水平和选择也变多了,如果说前些年你还能遇到很多来这里的中国大佬的话,现如今是越来越少了,如果你成绩好,并且你不想扎根澳洲的,你完全可以在别的地方取得一样的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