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小城工作的留学生:有人想要“县委大院”同款生活

“留学生考公需要注意这几点”当留学中介开始为留学生们做考公咨询服务,甚至有“留学考公”经验分享类型博主出现之后,很多东西都变了。“留学”的定位不再游走于“精英教育”与“野鸡镀金”之间,一批等待上岸的海外毕业生进入公众视线。

智联招聘发布的《2022中国海归就业调查报告》显示,2022年74.4%的留学生认为海归群体中存在“考公热”,高于2021年的59%;51.9%的留学生认为“考公热”近两年明显升温,高于2021年的38.3%。启德教育广州分公司市场总监冼蔚璇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近几年来,留学生考公人数确实有增加,这也给整体的考公队伍带来一定冲击。

而在上岸“卷”得如火如荼的当下,在家乡小城甚至县城上岸成了许多留学生的选择。与国内名校毕业生选择小城市有所不同,当留学生们选择到小城市工作,他们面对的是一种生活方式的改变,是对曾有过的未来生活设想的推倒重来。

今年4月,《朝阳区关于2023年考试录用公务员拟录用人员公示公告(第一批)》可见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谢菲尔德大学、华威大学等海外名校留学生分布在名单之中。

当月,上海市就2023年度考试录用公务员第一批拟录用名单进行公示,其中,超30人来自海外高校。

当前,除了参与国考等方式,四川、重庆、河南、广东、黑龙江、河北、北京、山东以及长春、青岛等地都有面向国(境)外部分知名高校选调应届优秀大学毕业生的计划,即“定向选调”。

四川是较早大规模面向国(境)外部分知名高校选调应届优秀大学毕业生的省份。在此之后,各个地方政府也纷纷跟进,出台选调政策,向海外院校毕业生抛出橄榄枝。随后,招收海外定向选调生的省市越来越多,相应的政策也越来越完善。

小米的前男友并不理解她从澳大利亚的名校硕士毕业之后又想考回到家乡的行为。在小米的前男友看来,名校海归在北京或者上海应该可以比较轻松地在民营企业等找到月入过2万元的工作。其实,结束国外的学业后毕业回国,小米不是没尝试过在北京找一份工作,然而能足够吸引小米在大城市留下来的薪资,大多是由电商行业公司给出的,在小米看来,这些工作既不稳定,也没有发展的空间。达到门槛的工作已是屈指可数,最终一个都没能最终达成。在大城市找工作没那么顺利,事实上是在小米的预料之中。

“我当时决定出国留学,也不是非要做人上人,做金字塔尖上的人。我本来就是一个普通人,出国留学是我父母帮助了我很多、资助了我很多才实现的,现在在就业上,我是靠自己找了一份工作。”2022年,小米通过了国考,最终在自己的家乡河北省的一个小县城上了岸,并将于不久后正式开始基层工作。

在这次留学归来上岸之前,小米本科毕业后曾在自己家乡县城所属的地级市中专学校考上编制,对未来生活仍有很多幻想、渴望学习和进步的小米选择了留学。

然而硕士毕业回国之后,小米发现她曾经放弃的机会变得竞争异常激烈,不只是有编制的教师岗位,连合同制的大专教师岗位,也有三四百多人参加面试,最终只录取4人,这4人中并没有小米。

有人对小米表示质疑,说小米花了那么多钱、出国去折腾一圈,还是一样的结果,还是在找一样的工作。

小米的国考考场则是在自己曾经短暂工作过、又放弃了的那个中专学校里,前途未卜地坐进自己放弃过的单位考场里,小米内心五味杂陈。

但这些遗憾和后悔在小米成功上岸之后就烟消云散了,毕竟从中专有编制教师到公务员,是有稳定性的提升。

小亚在伦敦的一所世界名校留学回国后,已经事业编上岸3年了。小亚是在自己的家乡上岸的,那是安徽省的一个小城市。那里距离南京只需要1个多小时的车程,上岸后的小亚经常和自己的丈夫开车到南京。“开车1个小时就能感受到大城市的生活,但是也要承认,这种吸引力越来越小了。”

小亚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刚上班的时候,遇到最多的问题就是:“你为什么要回来,不在大城市发展?”

“当时的自己是怀疑的,其至有点丧气的,对自己失望的,但是上班3年之后,我不后悔自己的选择。”小亚说道。

小亚的故事要从2019年9月回国说起,回国后不久遇到新冠疫情。“大家所认为的留学生好像自带光环,实际上普通家庭的孩子毕业也只是多了一个研究生学历而已,面对就业,依旧是竞争满满,没有方向。”小亚说,她是英语专业,一年的经历并不能帮助自己太多,跟研究生很多同期同学比,她觉得自己并不够优秀。

“大城市留给他们,小城市留给自己,我一直很能认得清自己,可能这也是我一步一步稳扎稳打顺顺利利的原因,我不贪多,够得到的能抓到就是幸福,我不跟别人比。”

小亚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做出这样的职业规划,一开始是有犹豫的。“但是回国正好遇到疫情,在家待了几个月之后开始找工作,以为机会会很多,但是其实现在就业市场很卷,文科类专业机会也不是特别多,尤其是稳定的。后面家里人包括自己,觉得稳定的工作比较好,而且我是独生女不想离父母太远,所以就一直在找编制内的工作”。

2021年,合肥市肥东县部分公务员录用名单上,一位北大毕业生考取肥东县市场监督管理局职位引发关注。同年,曾经备受关注的重庆市文科状元考取了重庆市涪陵区文化旅游委文体管理职位。

“我们市隔壁县,还有唐山的县城,录取名单上都有北大、的来基层岗位,这就是现在的竞争现状。对我留学回县城工作感到可惜的人,其实是认知都脱离实际太久了。”小米对红星新闻记者说。

在小米的身边,有两种认知同时存在。一方面,有亲友和网络上的陌生人不理解她留学后进入县城体制,觉得大材小用或是浪费。而另一方面,上岸的难度与日俱增,能够成功上岸,对不少留学生来说是一件值得骄傲的事情。

“留不住的大城市,回不去的小城市。你以为现在的小城市是你想回就能回的吗,要考得上才行,小城市好的工作机会是很有限的。我知道的很多留学生,包括国内名校毕业生,不是不想回家乡小城,只是暂时回不去。因为不一定能考得上,他们还不能大张旗鼓地考,都在偷偷地考。”小米说道。

对于小亚、小米等留学生们来说,如今的留学哲学早已不是一项投资,不能把留学的花销变成工资赚回来也与“废物”无关,留学、体制内上岸等选择都是为了更好的生活,但不再有人能用薪资高低、城市大小这样单一的维度来评价生活是否更好。

尧尧毕业于英国名校,在深圳高薪林立的互联网行业混战了7年。2022年,尧尧考回了家乡汕头的一个大专学校做老师。在充满不确定性的行业、随时可能到来的裁员,以及无法承担的房价下,回家乡成为尧尧理性之下的选择。

“回来也不容易,好的机会很有限,需要在观望之后第一时间抓住。以我的学历回来没有什么屈就的,我们学校在我之后已经不招硕士生了,只招博士,你能想象吗?如果我不果断选择回来,可能我连这份工作都找不到。从各种意义上都不能用屈才来描述这个选择了。”尧尧这样说道。

Fancy,是几位留学生在回忆留学之后对生活想象的关键词。它的名词意义指向“想象、爱好”,形容词含义包括“花哨的、精致的、昂贵的、奢华的”,而动词含义中有“自负、自命不凡、认为会成功”的意思。

尧尧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她毕业后第一选择是深圳,就是因为深圳是一个更fancy的城市,没有广州那种经典的老城的感觉,一切都是崭新的,具有未来感和无限的可能性。

而如今回到汕头家中,尧尧表示自己在饮食上的成本并没有变低,从深圳昂贵的商业区工作餐和层出不穷的贵价餐厅,到如今,尧尧把这部分钱都用来在汕头买最新鲜、品质最好的鱼等食材,再回家花上大段时间烹饪。“好像是另一种fancy,是另一种奢侈的生活方式。”尧尧说道。

海归小夏曾辗转过台北、悉尼、上海、北京等城市,在漂泊12年后回到山西县城的家中,她将这里的生活称为“平平淡淡的后半辈子”。

“生活节奏会不一样。大城市的薪资待遇高,大部分同龄人还在一种奋斗的状态,下班之后可能清吧、演唱会、脱口秀、戏剧,生活很丰富,都是时间管理大师。”小亚表示,小城市没那么多选择,下班之后更多的是回归家庭和兴趣爱好的状态。

“比如我会去弹古筝,也会开始养花养草,下班后的时间比较多。相比之下,我的生活会显得闲一些,但是也没那么多精彩刺激。周末我也会去周边大城市玩玩的。”小亚说道。

《县委大院》是2022年年末播出的一档电视剧,主要讲述了光明县县委团结同事,面对急需修复和发展的光明县,团结民众克服万难,为了建设心目中的美好家园不断努力的故事。剧中,朴素的玻璃缸接着饮水机热水泡半杯茶叶的浓茶,拜访领导、群众提着米面粮油或者农副特产的生活方式充斥其中。

小米则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她听说自己的未来收入大概到手是3800元,但由于交通和住宿不花钱,她的收入中不少都可以用来享受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