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富二代留学生真实生活曝光 奢华超乎想象

凤凰卫视有一档名为《逐梦彼岸》的记录片,透过三位国内富豪家庭出生的富二代,深入曝光了他们在国外求学的真实经历。

路潞是被父母送往美国读书的,由于父亲不喜欢国内的体制教育,认为与其将女儿送往国际学校,和一群中国人一起上课,不如多花点钱直接把女儿送去国外。

来到美国上学,正值青春期的路潞完全脱离了父母的掌控,平日里想去哪儿就去哪儿,最奢侈的一次:周末包一辆超长的可坐16人的派对车,和同学出去玩一整天。

由于父母疏于照顾,平时在金钱上对她没有限制,有求必应。刚去美国上学期间,路潞一个月的开销有一万美金,甚至更夸张。

每周末,路潞都会和同学去波士顿最繁华的高档购物区逛街消费,一次性下来花费惊人,平均每个月都要购买30多个包包。

路潞放肆挥霍的生活没过多久,由于出勤率过低,她被学校勒令退学,与此同时,她又在学校和同学发生了激烈的矛盾。

路潞的父亲打电话来,将她痛骂了一顿,在电话里,路潞和父亲爆发了激烈的争吵,那一架之后,父亲断了她的生活费。

为了在经济上不依赖父母,路潞开始利用休息时间做代购、做责编,自己挣钱花,那段时间她才真正体会到了赚钱的不易,明白了父母对她的期待。

体会到父母挣钱的辛苦后,路潞再也不像从前那样铺张浪费,对金钱的看法彻底发生了变化。2013年年初,路潞全家办理了“投资移民”,她正式去美国上学。

路潞现在就读的高中是波士顿剑桥文理高中,位于波士顿郊区,一年的住宿费和学费加起来大约6万美金,路潞看中的是学校拥有干净整洁的单人宿舍。

男友的家族在国内是做豪车生意的,家境同样优渥,但他非常上进,学生时期就开始自己写程序开发软件赚钱,最多一次他挣了50万,他说,不要以为在美国读书很轻松,他自己去年就是靠嗑咖啡因片过来的。

路潞觉得,自己家境已经非常优渥了,交男朋友不需要考察他赚钱的能力,然而男友不这么认为。面对富裕的家境,他反而更加努力上进,这对路潞的内心冲击很大。

现在,路潞开始专注学业,她的每一门功课几乎都是A,与父母关系也逐渐缓和。长大之后,路潞似乎更加明白父母肩上的责任和担忧。

她还准备努力争取哈佛法学院的研究生学位,如果不成功,她打算去哥伦比亚大学深造,这是她未来的计划。

在一次次青春叛逆中,路潞从不思进取、只知挥霍的少女,到现在专注学业、目标明确的学霸,这一年多的转变,源自她自身丰富经历的催发,也源自父母对她的苦心培养。

在洛杉矶的纽波特海滩,Rudy独自一人住在500多平米的豪宅里。他向记者回忆起自己的童年:在世纪初那场席卷中国的互联网浪潮里,他的父母投身其中,建立了自己的线上棋牌业帝国,迅速累计了大量的财富,却让他们的儿子陷入了一个孤独的童年。与同学打架、成绩不好,被父母忽略的后果就是Rudy需要用不断的折腾来证明自己。

Rudy在海外华人圈小有名气,因为他曾创立“生而不凡”休闲俱乐部来对抗美国高校里的“兄弟会”。

Rudy说,美国大学里的“兄弟会”,是一个专为家世显赫的男性大学生准备的俱乐部,留学生很难入会。“生而不凡”的诞生就是向所有年轻富有的在美华人开放,让有钱的在美留学生享受美国特权。

这个俱乐部每年收取2万美元的高昂会费,定期举办各种活动:在酒吧里疯狂撒钱;租私人飞机去拉斯维加斯狂欢;享用日式“女体盛”;互相炫耀豪车,以及无穷无尽的派对……在美国享受纸醉金迷的生活就是俱乐部会员的日常生活。

这种虚荣而浮躁的生活带来的快乐没能维持很久,渐渐地他感到了疲惫,选择了退出生而不凡。Rudy意识到,“花在娱乐、花在购物上的这些钱,其实可以用于创造更多的价值。”

Rudy在洛杉矶成立了虚拟现实公司。他招募团队,开发了一款结合虚拟现实和视频直播的手游,并很快赢得了一笔不菲的投资。并且经历了事业上的震荡。

Rudy说:“富二代,很多人会去强调他父辈的能力。我认为这不是一个贬义词,我认为我们作为有独特优势的人,应该去想的是怎么去利用我们所有的优势,去创造更多的价值,负担更多的责任。”

五年级那年,小可的妈妈就为两个女儿申请到了投资移民,安排她们在硅谷的一间公立小学读书,并委托朋友照料。

于是,在全班只有留学生和全然陌生的环境、陌生的语言中,两个姐妹前半年基本都是哭过来的。但是她们却从来只报喜不报忧。

然后,她们考到了达拉斯的hockaday学校,这是全美顶尖私立学校之一,美国总统布什家族的三位女性都在这个学校读书。

这所女校的寄宿学生占到了百分之十几,其中四成是中国人,每年费用超过55000美金。他们父母有的是成功企业家,有的是具有“特殊身份”背景,所以,这四成的中国姑娘基本上都是富二代。

小可平时课业紧张,周内都是住学校,只有周末才能回家,但是回家这两天却也是在写作业的日子中度过的。

为了恢复身体,小可开始学习学校的击剑课程。刚开始,她的膝盖也承受不了那么重的强度,但是随着一天天的努力,她最终挺了过来,连美国教练都说:“小可是他教过的最有价值的击剑手”。

在参加这次活动的过程中,小可每天从六点多出去,晚上10点回来。每天陪他们在北京走十几个小时,一个星期就瘦了十几斤,因为她想要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把她所有的爱都给孩子们。所以,平时吃饭的时候也不敢多吃,因为害怕点的菜不够孩子们吃。

小可的吃苦精神和奉献精神连米叔听了都觉得非常佩服。她的妈妈也非常开明,并不一定要求女儿挣大钱。

在片子的最后,是小可学校的毕业典礼,所有女孩子都穿上了漂亮的白裙子,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小可和妈妈一起去了毕业典礼。在穿着方面,两个人有了不同的意见,但是最终妈妈妥协了。

“标签”本来是一个中性词,但是,一旦被别人签上标签之后,你再做出跳出这个标签范围以外的事,大家就很难相信了。为什么非要给别人贴上一个“标签”呢?我就是我,不一样的烟火。

人人生来不同,降生到世,每个人手里的握的牌都不一样,打好自己的牌,走好自己的路,不必羡慕别人,不必留恋从前。各奔前程,无问西东。这样,你才不会被金钱、权势绑架,而是尊重内心的感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