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留学二三事

澳大利亚教育和培训部的最新数据显示,澳大利亚是最受中国留学生欢迎的留学国家之一,2017年中国留澳学生人数达到18.4万余名。数据还显示,澳大利亚的国际学生入学率在2017年达到了新的高点。

Y君于2017年去到澳大利亚昆士兰大学机械与矿物学院攻读博士学位,她说:“来澳洲的中国留学生人数很多,虽然在某些方面难免会有一些争论,但总体而言留学大环境还是挺好的。”作为昆士兰大学公派联谊会外联部的一名成员,在这里她分享了几则发生在她身边的留学小故事。

我以前跟一个本科生一起出去喝咖啡,他跟我说:“一些澳洲的本科和硕士留学生,之所以会被认为专业素质有所欠缺,还是因为澳大利亚对语言要求太低。”澳洲高校录取留学生对于成绩虽然也有要求,但当成绩不达标的话,是可以选择上语言班的,并且不同的成绩可以进到不同等级的班里。语言班虽然也有考试也有要求,但比起考试就要简单很多了,即便是一个成绩很差的学生,也可以选择进到最低级的语言班里,只要他通过语言班考试,就可以进到faculty(学院),然后拿到学位。这个英等级考试和、不一样,它是澳洲专门针对非英语国家的外国留学生设立的一种语言考试。这边有专门的语言学校,分不同等级,一年级、二年级、三年级、四年级,是在澳洲被认可的一种等级考试方式。

但最近澳洲正在考虑取消这种等级考试,因为他们也看到了这种用钱砸出来的语言等级所带来的弊端。我觉得这是一个恶性循环,和中国政府给予教育的大力支持不同,澳洲政府给学校的财力资助不多,学校大多需要作为一个教育产业来运作,它需要赚钱,所以他们需要一直扩招留学生。当然不是说要特意招收中国留学生,但很多家庭条件比较好但成绩不是很好的中国学生就会因为这一点选择到澳洲留学。

最近澳洲的一些新闻也报道说要减少招生规模,因为这边的留学生太多了,走在澳洲的一些高校里,你会发现平均每三个人里就有一个中国留学生。当然减少留学生招生人数,只是为了限制那些语言和专业等级不够的学生,并不是针对具体哪一国的留学生。

我有一个同事,他认为之所以产生这种现象,其实归根究底是澳洲的政策问题,他认为澳洲政府对于教育不够重视。学校没有钱,但又要运作并发展,所以慢慢地它就产生了一些盈利性质,导致有些变味。他信奉大政府和高税收,以此来带给人民幸福,所以他认为政府应该加大税收,给学校加大财政支持力度,以便让教育可以更纯粹一些。

但不管怎么说,澳洲的留学大环境还是相对较好的,可能是因为很多都是从英国迁来的,他们当地人的整体素质是较高的。他们虽然有时候也会对中国留学生的某些行为感到奇怪,但也秉持着求同存异的态度。重要的是这边的科研氛围非常好,没有上下级关系,大老板、小老板、博士、博士后之间都以朋友相称并相处。

在生活上,我带很多澳洲的同事们去吃过中国菜。他们其实很喜欢吃中国菜,我前面提到的那个朋友就非常喜欢麻婆豆腐,经常问我什么时候还带他去吃。但很多外国人不去的原因是因为他们不会点菜。他们觉得中餐里面加的菜品、调味料、香料等很多,有一些他们是不吃的,但他们又不知道那是什么也不会说,我另外一个同事就不吃动物的内脏油脂等,但他不知道怎么表达,所以他就很少自己去中国餐馆,经常会让我带他们去吃。我们很多人都在外面租房住,所以也会自己买菜做饭,一些厨艺比较好的中国留学生家里经常会去很多澳洲同学或同事(博士生被视为工作人员)。从某一程度上来说这也是弘扬我们中国文化的一种途径,可以让更多澳洲人了解我们,增进彼此之间的交流。

还有一点,澳洲学校里的行政划分非常细化,职责划分非常明确,每一件小事都会有一个行政小秘书来负责,他们绝不会为了推脱而踢皮球了。比如说我要订哪一栋楼的哪个房间,就会有一个专门的小秘书来负责这件事情,不会发生找不到人管或者需要找很多人才能办理的情况。你会觉得他们非常专业,我们学院每个月会有财务报告,就会有一个小秘书每周发邮件给你告诉你详细的财务收支状况。他们还会每周开一个会,让大家谈一谈对学校的意见建议,会有小秘书给你发日期提醒,提示你开会的时间。

但刚刚也说了政府对学校的投入力度不够大,学校的行政化又如此细致完善,所以这也是澳洲学校很穷的一个原因。他们花钱很挥霍,我来到这里半年之后,还收到了副校长的一封“哭穷邮件”,他群发给所有的员工说“我们学校现在很穷,需要大家节省开支。”然而,学校环境还是非常挥霍,实验室和行政楼里的用电非常浪费,常常整晚不关。学校里的空调更是从夏天到冬天的开着,而且温度经常开的很低,夏天往往只有20摄氏度,冻得我都瑟瑟发抖。我每天看着空调都很心疼,也提议过要节省用电,将空调温度调高,但听取一段时间以后又回到了原来的状态。我觉得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可能是因为他们的节能减排任务不是很重,压力没有那么大吧。

说到在澳洲的生活消费,我也想发一封“哭穷”的邮件给祖国,我们公派留学生群里每一段时间都会有人问“什么时候给我们涨工资呀?”说实线人民币),真的不够用。我自己还申请了当地的一个奖学金,是澳洲政府针对中国公派留学生生活费不够用的情况设立的一个奖学金。他们会补一笔钱,让我们可以达到澳洲最低生活保障线澳元)。这边的物价比美国要高一些,而博士作为工作人员没有宿舍可以提供,所以我们需要出去租房子住,1700澳元的工资是十年前定的,现在物价飞涨,真心不够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