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校账号全球旋风九万里飞出自己命运的弧线

中国青年报客户端消息(中国青年报中青网记者李桂杰)一部传记如果没有传奇色彩,基本上就失去了对读者的吸引力。

《环球扶摇九万里》一书的作者张博本身就是一个传奇:52岁考取飞行驾照,54岁成为“中国环球飞行第一人”,57岁完成第二次环球飞行。

作品《环球飞行九万里》是张博68天环球飞行的日记,其中飞行的欢乐、痛苦、危险,读来或令人会心一笑,或令人震撼。

20世纪80年代,从西北师范大学附属中学毕业后,张博考上了中国一所著名大学,并加入了国家部委。

90年代,放弃了世人眼中的“金饭碗”,辞去公职赴美留学,并先后取得了硕士和博士学位。

目前,张博的身份是通用航空空公司董事长和美国电气产品公司董事长。在很多人眼里,他既有荣誉,又有财富。被贴上“成功人士”的标签,他已经到了知天命的年纪。

按正常的人生轨迹,既然岁月已如诗如歌,高枕无忧理应张开双臂坦然迎接功成身退,开始潇潇洒洒地享受悠闲,肆意人生了。

然而,张博的目标是环球飞行。

8万里加100年的距离,这个瞬间出现的想法像一团火球爆开,是触及心灵的一次暴击,自此将他征服。

至于飞行的危险性,童话大王郑曾形象地总结为:飞机是天空中飞行的十字架。

然而,梦想一旦付诸行动,就会变得神圣。

为了追梦,张博仅用58天的时间拿到了私用飞行员执照。

这是一场极其艰苦的战斗。要拿到执照,需要连续通过四级:笔试、飞行前单飞、口试、验乘。

要学习的东西太多,能飞的时候在飞,不能飞的时候就补习,每天只能睡3个小时。

张博感慨地说:那时候对于一个英语不是母语,年过50,没有飞行基础的人来说,就像一场噩梦。

从张博祖国的心脏北京出发,他飞越了美丽的山川,沐浴着美丽的极光,穿越了亚、欧、美三大洲,从空俯视着古老的丝绸之路。他和他的飞行团队一路向东,在清澈的蓝天上划出了一条梦想的轨迹——飞行49天,穿越23个国家,经过44个起降点,航程4000里。

这看似简单的数据组合,却是一场充满挑战和传奇的环球飞行冒险。

以张博地球为舞台,飞出自己命运的弧线。

在书中,国内飞行的部分有很多难忘的瞬间,不管是在乌鲁木齐地窝堡机场降落时发生的发动机故障,还是济南遥墙机场降落时发生的爆胎;不管是在浙江建德航空小镇停靠时接受的“水门”洗礼,还是在哈尔滨起飞即将离开国境时的智斗冰雹、风暴与闪电,都给人一种热血沸腾的冲动,以及感同身受的喜悦之情。

虽然环球飞行的整个过程充满了传奇和科学,但这本书并不是飞行路线和过程的简单记录,而是毫无保留地展示了张博内心的真实感受、人生经历和成长心路历程,给人以精神上的鼓励,传递了一种不服输、勇敢超越自我的精神。

在书的最后一页,张博写道:“最丰富的享受来自飞行本身。借助人类技术和自然气流,人们可以从地球母亲的脸上飞过,感受到一个追梦人的感受和乐趣。

”我想,这恐怕也是此书传递出的最动人的情愫。

来源:中国青年报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