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儿自杀后特级教师的教育反思

孩子,妈妈把你带回来了

文/孙磊;原创文章发表于《读者》杂志

2011年7月2日上午,南京一中初中电教教室里挤满了学生和家长[微博]。

这一天是星期六。 此时,中考【微博】已经结束近20天,成绩即将揭晓。 还有哪些重要课程吸引了如此多的学生和家长?

9点整,伴随着歌曲《我的最爱,别哭》忧郁的旋律,主席台大屏幕上开始播放一段视频。

照片一张一张慢慢闪过,记录了一个女孩的成长过程,从萌娃到少女,再到花上少女。 然而,在女孩最美的花季,一切都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冰冷的棺材……

8分44秒的视频播放完毕后,现场充满了笑声。

一位特殊老师女儿自杀后的教育反思》 title=”孩子们,妈妈给你背诵一位特殊老师女儿自杀后的教育反思”>

这是一堂特别的人生课,主讲者是南京市第一中学的黄侃老师。 照片中的女孩是她的女儿媛媛(化名)。 媛媛在荷兰留学时以极端的方式结束了自己年轻的生命。

瞬间枯萎

2009年2月8日,农历正月十四,元宵节前一天。

下课后,黄侃发现手机上有未接来电。 这是他女儿同学的一位好友,来自西安,和他一起生活了6年。

黄侃打电话询问原因,对方说远方出事了。

2008年9月赴荷兰留学,在阿姆斯特丹大学学习经济学。

中午,黄侃给中国驻荷兰大使馆打电话,但无人接听。

整个下午,黄侃都心神不宁。

圆圆从小就喜欢运动,喜欢唱歌、吹笛子、敲击乐。 他成绩优异。 中学时他访问过新加坡、韩国、澳大利亚和新西兰。

从小到大,女儿从来没有给黄侃带来太多的麻烦。 她学习成绩优秀,兴趣广泛,生活自理能力强。

“你不知道我女儿有多能干,情商高,朋友多,性格开朗,处事冷静。” 说起女儿,黄侃的表情充满自豪,“她也决定出国留学,找学校、申请奖学金、办签证、买机票。”

对于女儿出国留学,黄侃也有自己的想法。

“当时她是南京航空航天大学的新生,我本来想让她先在国内完成学业再出国,但她坚持了,我只好尊重她的决定。”

到达荷兰后,袁远曾写信说,他非常喜欢自己就读的学校,生活很愉快,而且还在给美国同学教中文。

不到半年的学习时间,媛媛的学习成绩异常出色,成为了学校的尖子生。

“她的个人博客里也写满了生活美好、与朋友相处融洽等内容,她从小就是这样,总是报好消息,不报坏消息。” 黄侃说道。

2月9日凌晨,中国驻荷兰大使馆证实了袁媛出事的消息,并要求黄侃尽快办理出境手续,赶赴荷兰处理后事。

2月14日情人节,黄侃与远在天边的父亲一起搭乘航班飞往荷兰。 11个小时的飞行过程中,除了泪水,什么也没有。

“请不要救我”

下飞机后,黄侃向来接他的使馆工作人员询问女儿在哪里。

当得知女儿被安置在阿姆斯特丹医学院的解剖室时,黄侃差点晕倒。

“她一个人躺在那儿一定很孤独吧。” 回忆起那一刻,黄侃泪流满面。

黄侃根本不记得自己是怎么走进解剖室的。

“当我看到女儿的尸体时,我瘫倒在地上。” 黄侃哽咽。

“女儿躺在白色的床单上,我突然想起生下她时的场景。她出生时还在哭,但现在已经变冷了。”

后来获悉,2月8日,元载在给父亲、母亲和亲友写下三封遗书后,在宿舍自杀身亡。

在派出所,黄侃看到了女儿的遗书。

“亲爱的妈妈:我知道我没有资格鼓励你坚强,别为我哭泣……我真的太累了,无法平静8年来崩溃的心,当它再次崩溃时,有我无能为力,只是我真的厌倦了咬牙忍着,然后寻找机会调整,而现实的事情却被拖延,现实的美好被破坏……”

媛媛在遗书中承认自己患有强迫症八年,痛苦不堪。

专家介绍,强迫症是一种精神障碍。 近年来,青少年发病率极高。 如果不及时治疗,会导致精神抑郁,甚至自杀。

黄侃怎么也想不到,看上去活泼开朗的女儿竟然背负着如此多的痛苦,而作为一个母亲,她根本没有意识到。

“回想起来,她进入初中后变得沉默寡言,我以为她变得安静了,没想到她患有精神疾病。孩子最后的时光也是在异国他乡独自度过…… ”黄侃痛苦地回忆道。

黄侃认为女儿太强势,凡事都要求完美。 “他从来没有在我们面前表现出他的失败,他只向我们展示了一个微笑。”

她的意外去世让她的许多朋友感到惊讶。

据了解,几乎所有与媛媛接触过的人都一致评价,她平时性格开朗、活泼,没有任何强迫症或抑郁症的迹象。

“积极、有野心、固执、不屈服。也许正是她对生活完美的执着追求,让她永远离开了风车故乡的一切。” 一位朋友在纪念袁媛的文章中写道。

媛媛的一位朋友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遇到问题时,总会向媛媛请教,但回想起来,媛媛却很少跟他们分享自己的感受。

而在她自己的生命结束之前,她和朋友一起去西班牙和葡萄牙旅行,她开始表现出一些不喜欢拍照和谨慎的迹象。

袁远在遗书中表示,他曾想通过出国留学来缓解症状,但出国留学“并没有成为救赎的灵丹妙药”。

她还要求家长对强迫症患者进行研究并帮助其他受害者。

一向善解人意的袁媛甚至在给警方的纸条上用英文写道:请不要救我。

“妈妈带你回来了”

2009年2月18日,袁的遗体在阿姆斯特丹火化。

处理完一些事情后,黄侃于2月24日乘飞机返回中国。

“我用媛媛的书包把她的骨灰背回来了。上飞机的时候,我告诉她,媛媛,我小时候就是这样背着你去学校的,现在,我妈妈又背着你回来了。我们走吧。”一起回家吧。”

刚回国的时候,黄侃根本不敢回家。 当他看到女儿的房间时,他忍不住哭了。 她在学校住了三个月。

5月4日是一个遥远的生日。 黄侃给女儿买了最喜欢的食物和鲜花,去了墓地。

“在公交车上,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滴下来,我忍不住,旁边的乘客不停地安慰我,我一路哭到了墓地。”

那段时间,黄侃无时无刻不在想念女儿。

“梦里满是她小时候的样子,穿着小棉袄,在床上翻来覆去,调皮不肯穿袜子,甚至有时候我都能闻到她身上的奶香。”

但黄侃却坚定地站出来了。

“无法改变的事情我必须接受,我能改变的事情我只能改变。” 黄侃将全部精力投入到教学工作中。 2010年被评为特级教师。

为了完成女儿的遗愿,黄侃还斥资10万元设立“健康心脏奖”,奖励从事心理工作的老师。

与此同时,作为一名教育家,黄侃也开始反思。

女儿上幼儿园的时候。 由于黄侃夫妇工作繁忙,只能将女儿送到寄宿学校。

“现在看来,当时对她来说太残酷了——这么小年纪,在父母面前已经到了撒娇调皮的年纪,却一个人住在学校里。” 黄侃后悔了。

“另外,我对女儿的关心过于物质化,而精神上的交流太少,对她的精神世界缺乏了解。这也是大多数中国父母的问题。” 黄侃表示,女儿也和她发生过关系。 我曾经讨论过感情问题,“但我是一个脾气暴躁的人,有时候粗心大意,对这种事情不是很敏感”。

黄侃坦言,女儿在学习上也承受着一定的压力。

“她的学习成绩一直都不错,我对她的要求不是太高,但一旦她考试不及格,我就会在一旁鞭策她。” 现在回想起来,黄侃发现女儿的心理问题已经隐约可见。 “只要遇到大考试,她就不会取得好成绩,这是心理压力过大造成的。”

女儿的去世,使黄侃的教育理念发生了根本性的转变。

“我想尽力让学生们越来越快乐,他们的学业负担很重,已经很努力了,我会向他们发泄他们的不满。对于家长来说,我想让他们知道,对孩子的评价不应该太高。”痴迷于分数。”

正是基于此,黄侃特意选择在中考成绩公布的前一天上这堂特殊的人生课。

“希望孩子和家长能够对生活有一个新的认识:考试成绩并不是判断学生成功与否的唯一标准,人生还有很多风景。” 这是一个艰难的选择,甚至直到上课前一天我都想放弃。”黄侃7月4日接受记者采访时说道。

当黄侃开始准备这堂人生课时,当她打开女儿的照片时,她心碎了。

“视频中使用的歌曲是郑智化的《我最爱的人别哭》,这是我女儿电脑里唯一留下的歌曲,我想我能理解她的心。”

“一个朋友知道我要上这门课,就劝我不要上。但这是我的一个愿望,我想让我女儿的死值得。”

对于黄侃来说,这堂课确实很难,因为她要打开已经逐渐愈合的伤口,面对自己的痛苦。

当黄侃讲述自己的心路历程时,她痛苦得无法自抑。 最后,一名学生代读了她写给女儿的信。

然而,痛苦显然不是人生课程的主题。 黄侃希望用自己的亲身经历向学生和家长传达他的教育理念。

黄侃对学生们说:“希望孩子们能够学会面对生活中的痛苦、挫折和不幸,无论遇到什么都要珍惜生命,因为生命只有一次,只要活着, 还有希望。”

黄侃对家长们说:“请学会欣赏孩子,看到他们的独特之处,给予他们充分的信任和鼓励,尽可能陪伴他们成长的每一步。”

谈及对教育的感受,黄侃表示,如果女儿还活着,一定会让她按照自己的兴趣生活,绝不会给她压力。

“只要她能养活自己,做一个对社会没有危害的人,我就满足了,可惜生活无法重新开始。”

黄侃对人生课程的反响感到高兴。

南京一中三年级二班的一位学生家长在发给她的短信中写道:“您是学生的老师,更是学生的母亲。花开时,这花园里的桃李子都开满了花。” 我永远不会忘记向你们致敬。”

但黄侃表示,这个人生教训她只能学一次。

“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