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护理研究生留学学校推荐霍元甲死后79年被打开死因水落石出曾孙女祖上从未娶过杨丽

霍元甲的曾孙女霍景洪

2017年8月,第十三届全国运动会在天津举行。

在本次全运会上,天津队夺得群众比赛健身气功团体赛冠军。

消息传开后,无数媒体蜂拥而至,大家争相采访其中一位选手。她的名字叫霍景红。

很多人可能对这个名字极其陌生,但她的一个身份格外引人关注,那就是霍元甲的曾孙女。

据霍家族谱记载,霍元甲有2子3女,分别是:霍东章,霍东阁、霍东清、霍东琳、霍东琴。

其中,次子霍东革作为霍元甲衣钵的继承人,有三个儿子:长子霍亚廷、次子霍文婷、三子霍梁文。

霍雅婷是霍景洪的爷爷,所以霍景洪是霍元甲的曾孙女。

1983年,香港电视剧《大侠霍元甲》被引入内地播放,引起了巨大的轰动,一度万人空巷,成为一代人心目中永恒的经典。

从此,霍元甲成为一个传奇,他反抗外国列强压迫的武侠精神上升到家国情怀,掀起了一股强烈的爱国热潮。

在影视剧中,霍元甲被有意无意塑造成了一个“忧国忧民的武侠大师”形象,尤其剧中击败西洋大力士的剧情,让国人热血沸腾。

作为霍元甲的后人,从小就生活在“霍元甲光环”下,无疑是一件非常值得骄傲的事情,但霍景洪有自己的看法。

事实上,霍静虹练武本身就是偶然,她家从霍亚廷那一辈就不以习武为生了。

霍景洪在练武术。

霍景洪回忆说,“我弟弟身体不好,父母让他学点武术强身健体。结果我哥练武的时候带着我。过了一段时间,我渐渐对武术产生了兴趣。

”近些年来,霍静虹也对先祖霍元甲身上的种种传闻做了澄清。

作为霍家唯一还在习武的人,霍景洪认为很多人心目中的霍元甲和历史上真实的霍元甲是有差距的。

在接受采访时,霍静虹就坦言:

“印象中,我记得李连杰演的霍元甲,但他和我认识的‘霍元甲’其实不能重合。

毕竟是电影在艺术成分上较重,电影中的很多情节都是虚构,比如打擂,在《霍元甲》电影中,一出来就是打擂,其实霍元甲基本没有打过擂台,他所追求的,是整个民族的强盛,所以才会创造出这种让人强身健体为主的‘霍氏练手拳’,而电影中所谓的‘津门第一’其实并不存在,而战败大力士的相关情节,也没有发生过,当时确实有所谓的大力士挑战,霍元甲也确实站出来应战了,但对方看他站出来了,就直接走掉了,其实根本没打起来。

如果你对历史上真实的霍元甲有所了解,就会知道他英年早逝,年仅42岁。

1989年,霍元甲去世第79个年头,天津西青区重建了霍元甲陵园。

当年4月,霍元甲又搬家了。

这次迁葬过程中,当人们打开棺材看到霍元甲的遗骸后,终于弄清其真正死因。

电视剧《英雄霍元甲》

那么,武术大师霍元甲是怎么死的呢?真实的霍元甲有没有和西方大力士较量过?历史上的霍元甲也很传奇,但没有电视剧里那么夸张。

霍元甲,1868年1月18日出生于天津静海县小南河村,兄弟三人,他排第二。

霍元甲的父亲霍迪恩是秘宗拳的第六代传人。他以保镖为生。因为练得一手好秘宗拳,常年出入关东,给商贾当保镖。

霍恩第谨慎小心,加上功夫高强,从未失手过。

然而,尽管霍的保镖事业蒸蒸日上,他却树敌不少。

于是,霍四十多岁就退出了保镖行业,回到家乡做农民,业余时间教子侄们练武。

霍元甲年少身体瘦弱多病,霍恩第担心他练武不成有损家风,便禁止霍元甲练武,让他去读书。

看到弟弟和弟弟跟着父亲练武,对霍元甲的自尊心打击很大。

“你不让我练功夫,我就证明给你看!”所以霍元甲经常偷偷练武,偷偷和兄弟们比试。

当时小南河村西边有一片枣树林,因里面有坟地,平时人迹罕至。

霍元甲每次跟着父亲兄弟学几招,就偷偷来到枣林深处。

霍元甲

凭着过人的毅力,霍元甲进步神速。

后来,霍恩第获悉霍元甲练武,将他训斥一顿,但霍元甲据理力争,父子俩大吵一顿。

也许是霍迪恩被儿子的毅力所感动,最后他屈服了,但他要求霍元甲不要和任何人比赛。

1890年秋天的一天,一位武林豪杰来到小南河村,说他对霍家的“秘拳”仰慕已久,言语中充满挑衅。

霍元甲三弟霍元卿咽不下这口气,便站出来跟比武,哪知不到三个回合便败下阵来。

霍迪恩一看,准备亲自上阵,这时霍元甲大叫:“看我的!”我看到霍元甲和对方打架了。几个回合下来,他趁着对方腿不稳的瞬间,扫腿把对方直接击倒。

这出人意料的一幕,让霍恩第惊喜不已,从此悉心教他练武。

他打败了武林豪杰,得到了父亲的认可,但霍元甲并不开心,因为他有了更高的追求。

28岁那年,已经结婚生子的霍元甲下定决心出去闯荡一番。

霍元甲来到天津,起初在码头上做装卸工。

当时码头上苦力很多,抢货现象层出不穷。霍元甲因为功夫好,又爱被人攻击,渐渐有点名气。

之后,霍元甲来到天津城内怀庆药铺打工,因力气大,一次能推动两个大青石碌碡,人送外号“霍大力士。

农孙进

俗话说“有伯乐,才有千里马。

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

”不久,霍元甲中的伯乐出现了,还有怀庆大药房的老板农孙进。

农劲荪很不简单,早年留学日本,后来加入同盟会,成为党。

回国后,农接受上级安排,来到天津北门外的竹竿巷开怀庆药店,以此为幌子,结交英雄,为党广纳贤才。

农劲荪通过对霍元甲的一番考察后,发现他经常替穷人打抱不平,颇有大侠之风。

在这种背景下,农孙进认为霍元甲是个可造之材,于是给他讲了很多道理,两人成了生死之交。

也就是在这个期间,霍元甲结识了一个对他武学之路影响深远的人—王五。

王五“戊戌六君子”之一谭嗣同,同父异母,晚清“武林十大宗师”之一。他原名王正仪,因善使大刀而闻名京津。他被称为“大刀王五”。

”戊戌变法失败后,“戊戌六君子”被慈禧太后下令斩首。

王五非常生气。他多次策划暗杀,与腐朽的晚清政府作战,令霍元甲十分钦佩。

有一种说法,霍元甲还向王五请教过刀法,王五更是倾囊相授。

可惜王五因为汉奸的背叛被捕,清廷把他交给了洋人。

拳击手和拳击手

洋人王五被枪毙后,砍下头颅挂在城门公开示众,以儆效尤。

远在天津的霍元甲得知消息后,悲愤不已,他只身一人去了北京趁夜将王五的头颅取下,交给王五亲人安葬。

王五被杀对霍元甲的触动很大,他意识到空报效国家的艰难。

一连几天,霍元甲情绪低落,常常一个人发呆,这引起了侬的注意。

农劲荪便找霍元甲谈心,希望能弄清背后的。

侬孙进拍了拍霍元甲的肩膀,在他身边坐下,问道:“你最近在想什么?”

霍元甲叹息了很久。他苦涩地抱怨道:“我出生在几百年前。我杀贼用矛用剑报国,立下了不朽的功勋,比如捡芥菜耳朵。

今科学明,火器出,行阵变,虽有武勇,将安用之!”霍元甲这番话的意思是他怀疑练武的意义,如果自己在古代凭着一身功夫一定有所用武之地,可如今再好的功夫,在洋人枪炮前毫无胜算。

听到这里,农孙进明白了霍元甲是受到了王五之死的刺激,对功夫的未来产生了怀疑,产生了一种生不逢时的失落感。

但是,农劲荪却有不同的看法,他说:

“否则,几百年前,人们可以使用长矛和匕首,你可以独自一人。

且吾国人方病孱弱,聪明之士,鄙夷斯道,下焉者习焉不能精,精者不能以文采自见而传之国人,传者各宗其宗以相仇敌,莫知大体。

布施受时,有德者以为杀人不应误教,无德者则把自己的力量保密,以为每次遭遇都会有所准备。

其由来久矣,君以盖世之名,登高而呼,首倡斯道,以广其传。

为公忘私,则不死。

霍元甲

农孙进的话击中了霍元甲的心,给了他很大的鼓舞。

如果我们都认为洋人高人一等,那永远就难以摆脱落后的局面。

两人的谈话对霍元甲产生了深远的影响,也为吴京体育协会的成立埋下了伏笔。

1901年初夏,一位名叫斯基瓦诺夫的大力士来到天津歌剧院表演翻滚。

在登报宣传中,这个大力士宣传自己天下无敌,“要打遍中国无敌手,让‘东亚病夫’们见识一下,开开眼界。

霍元甲气不打一处来,他找到侬孙进商量,决定和其一起去范洛夫剧院看戏。

农劲荪知道霍元甲的功夫,决定支持他去打擂。

霍元甲没想到的是,斯基瓦诺夫根本没费多大力气。他如此叫嚣的目的是为了卖出更多的票,以便赚更多的钱。

听说霍元甲要来打,希瓦诺夫在私下知道对方有真功夫的情况下,吓得连连后退。

霍元甲根本不接招,他要求斯其凡洛夫当众道歉。

斯万洛夫再三承诺,他在报纸上道歉,并收回了“中国人是东亚病夫”的说法。

不久,斯其凡洛夫就灰溜溜地离开了天津。

和霍元甲西部大力士打架(影视情节)

在他们相遇之前,西方的大力士害怕了,逃跑了。

一时间天津老百姓“皆以一见霍元甲为荣”,各种关于霍元甲的新闻层出不穷。

这一扫霍元甲之前的颓废,他逐渐意识到,靠武功也可以激励国人。或许这是救国救民的方法之一。

也正是这件事,让霍元甲把一生的理想都放在了提高武功上。

1909年,美国(一说英国)大力士奥皮音来到上海设擂。

这个大力士和斯万诺夫一样,也很傲慢,称中国为“东亚病夫”。

”奥皮音有一定功夫,很短一段时间就打败了上海本地不少高手。

赢了一段时间后,直接在报纸上叫嚣:“我是美国大力士,我走遍了世界各地,遇到了世界各地的著名拳手,赢得了所有的胜利。

此次来华设擂,意让东亚病夫开开眼界,一领西洋赫赫拳技与卷铁弯钢之神力。

这时,农孙进已在上海定居。看了几场比赛,他觉得奥佩也是名存实亡,肯定不是霍元甲的对手。

于是,农劲荪邀请霍元甲南下上海。

在这种背景下,1909年4月,41岁的霍元甲和他的大刘振声一起南下上海,准备与奥匹因作战。

和霍元甲西部大力士打架(影视情节)

那么,霍元甲最后有没有打Opie?现在网上有很多关于霍元甲来上海的史料。笔者专门收集了1908年底到1909年底的报纸,找到了当年的一些报道。

最早关于霍元甲来上海迎战奥皮音的报道,来自1903年12月3日的《申报》。

《申报》的权威性毋庸置疑。这一天是这样报道的:

霍元甲,直隶人,北省第一拳手。这次来上海,感觉挺怕痒的。

久仰南方多刚强之士,顺道访友,特设台于上海静安寺路张园出品协会大会场音乐厅内大戏台上比较拳力,如能胜霍力士者,赠以贵重之彩物。

来自上海,中国和西方的人,如果想参加比赛,请在二读的第三天下午2: 00到5: 00登记。

——《中国大力士请入比力》

请注意这篇报道中提到的地点——张远生产协会音乐厅的大舞台。

次日,上海《时报》也刊登了一则报道—《中西大力士比较拳力之创举》:

还听说大力士霍元甲前天试演过,拳法高超,没人敢跟他比。

昨日有美国大力士奥皮音与霍君订立生死书,循例报明捕房,备英洋一千元以为彩物,准今日下午二点钟在音乐厂歌舞台上各以死力相拼,届时必有一场狠斗,是诚我中国从来未有之创举也。

和霍元甲西部大力士打架(影视情节)

也就是说,霍元甲来上海的一个目的就是和英国大力士奥皮一战,一举将其击败。

可是仔细观看这两则报道,很像如今的一场商业活动举办前造势宣传,这里面有几个很关键的形容词语:“久仰南方多刚强之士”、“挂号”、“彩物”等。

然而,这次比赛一点也不成功。所谓的“大力士”比赛根本就是一个噱头,目的就是吸引观众买票。张远生产协会是主要赞助商。

果然,12月5日《申报》再次就这次比武做了报道:

因为中西证人都不在一起,软禁认为来不及发纸条,只好改期。昨天下午三点,中美力士都在会场上互相讨论。Opie的语音讨论和未来摔跤不允许用脚勾戳各种方法,而霍俊有自己的中国拳术推心置腹传,不能舍其长用其短,所以不能正常的和对方对话。

霍元甲虽然没有和欧派打起来,结果却被说成是“大力士吓跑了”,让霍元甲再次在上海名声大噪。

国父孙中山听说后,还称赞霍元甲“以武保国强种。

1910年6月,在农等人的帮助下,霍元甲创办了中国体操俱乐部(后更名为体育俱乐部)。

当时的武侠门户充满偏见,但霍元甲有大格局。他把霍家祖传下来的秘拳免费送给对方。

然而,在“中国精武体操会”成立不到3个月,霍元甲就去世了。

1910年9月14日,霍元甲死于上海。他只有42岁。

上海吴京体育南会纪念照

42岁,正值壮年,常年练武。为什么我会突然死去?当时众说纷纭,谣言四起。

最早关于霍元甲死因权威记载,来自1919年出版的《精武本纪》。

里面记载着“日本人投毒”的说法。原文如下:

“力士(霍元甲)死在翌晨,而邱毅(日本医生叶秋)已经逃到山洞里。力士起了疑心,于是查了力士日常用药的剩余部分,交公立医院检查。医院医生说,‘这种慢性肺腐药也是’。

这不是因为空。霍元甲在上海风头正劲的时候,引起了上海日本柔道协会的不满。

日方曾派出几名柔道高手上门跟霍元甲切磋,结果无一例外都被击败。

后来上海柔道俱乐部传出消息,要请日本顶尖选手来上海,结果霍元甲死了。

有一点可以肯定,霍元甲生前患有肺病,偶尔会。日本人推荐他去找日本医生秋野治疗。

吃了秋野开的药不久,霍元甲就病死了,拿着剩下药去化验,发现这是一种慢性烂肺药。

霍元甲病逝后,他的和上海武术同仁为他举行了隆重的葬礼,随后他被安葬在上海公墓。

短短一年后,霍元甲被起坟迁葬回天津老家。

后来随着霍元甲题材电视剧的上映,霍元甲的名气越来越大,最后成为了民族英雄,于是就看到了前述的一幕。

霍元甲墓园

1989年,天津市西青区政府扩建霍元甲墓地,搬迁时打开棺材,发现霍元甲遗体呈黑色,系中毒所致。

玄孙女霍静虹也说:“父亲曾告诉我,的确看到遗骨(指霍元甲)都发黑。

“我注意到,2006年8月6日,新华社(天津频道)报道了一则新闻:

现居天津市西青区小南河村的霍元甲次孙霍和西青区文化局的一些同志,经过深入调查和详细采访,进一步确认日本人是杀害霍元甲的元凶。

对于有人为日本人开脱,他们从家族和民族感情上都难以接受。

从1999年开始,霍先生会同区文化局的同志,多次到沪、粤、浙等省市霍元甲曾经活动过的武林会馆,查阅了大量资料,证明日军以帮助霍元甲治病为名,收买关节,将慢性肺腐药掺入药中,致使本可治愈的霍元甲死亡。

至此,霍元甲的死因被彻底揭开,也就是霍元甲死后96年。

尽管霍元甲没能跟西洋大力士交手,可在那个万马齐喑的晚清时代,他单枪匹马迎战西洋大力士,如同一根燃烧的蜡烛,点起了多少国人心中早已冰凉的热血。

不管野史后来有没有夸大霍元甲的事迹,百年后的今天,还是值得说一句:大英雄霍不死!